如何打破中国愚蠢的科幻电影观
2017-03-23

如果问:科幻电影的精髓是什么?大家肯定答科幻。问:科幻的精髓是什么?大家肯定答科学。那么我们能否认为,科幻电影的精髓就是科学?

科学,有很多种解释方式。第一种“科学”与“迷信”相对,类似于一种政治正确,有一定局限性;第二种是作为“学术”的“科学”,对国家和社会意义重大,多见于大政方针,离普通人又太远;第三种“科学”是指一种逻辑上的合理,是任何人都可以接近的“科学”。作为科幻精髓的“科学”显然应当是第三种。科学是一种思维方式,也是一种处世态度,科学本身就是一种美。也正是科学的这种美,赋予了科幻作品在艺术殿堂立足的可能。


很多人迷诺兰的科幻电影,但诺兰的电影说到底又包含了多少科学呢?科幻电影不是科教片,它对科学的展现更多依靠的是一种和观众预先达成的默契,这种默契大概可称为“科学素养”,它是一种社会共识。

电影和小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艺术表现形式,科幻电影与科幻小说自然也是不同的。科幻电影首先是电影,一味强调科幻电影的精髓是科学,这是不妥的。以《三体》为例,如果它能够成为那种契合当今观众审美的的电影(比如:画面昏暗、鲜有对白、充满悬疑),我想我们就应该很知足了。至于电影该如何挖空心思地运用各种特效来向观众展现诸如二维蚀刻、黑域、乃至宇宙归零的波澜壮阔的原理——我不在乎。那些东西在电影中就是一种带有炫技性质的画龙点睛,并不是一部好电影的必备要素。


我们一般认为美国科幻电影的优点在于特效,这没错。可是特效归根结底是服务于电影本身的一种艺术表现手法,让观众难以察觉的特效才是最好的特效。所以我们大可不必追求比肩好莱坞大片的特效。以目前我们的人力物力水平来看,这种追求也无异于自毁前程。须记得美国只有一个。

在科幻文学界貌似有一种科幻创作的误区,笔者暂且称其为“口水科幻”,即一种试图通过滥用科技概念的手法营造科学氛围,而忽视探讨深层次哲学问题(如人类与科技关系)的“伪”科幻。但电影领域似乎并不回避这种本末倒置的创作手段。近年这些科幻大片说到底又有多深刻的哲学思考呢?这也是《三体》虽然在文字上取得成功但是电影能否成功却是未知数的原因。前段时间的那部“神作”,管风琴全程高能,把气氛搞得悬乎其悬,最后不过是讲了一个“超越时空的惟有爱和重力”的故事;而当年令无数人看到傻眼的《阿凡达》大概反映的是白人对印第安原住民在道义上的一种(兔死狐悲式的)愧疚。更早的一些科幻经典也罕有“科学”元素。诸如星战系列讲的是星际武装割据,其间还掺杂了一些“心灵胜过物质”的玄学思想。

我并不是想说:没有科学的科幻就是好电影;而是想强调,对任何电影而言最重要的还是艺术表现手法。科幻电影也不例外。

“还我丁仪”之声不绝于耳,但决定三体在票房上成败的绝对不是读三体的这些粉丝们。为了符合电影艺术的表现规律,造就一部至少不会令广大观众反感的科幻电影,“哪怕把三体改得面目全非”,广大三体粉都是应该欣然接受的——毕竟原作者就是这么说的。个人以为《三体》的第一部基本上就是一部悬疑剧。所谓悬疑,就是要不断挑战观众的“思维定势”。譬如:看到科学家自杀,观众肯定以为是恐怖组织的高科技暗杀手段,真相却是外星人通过展示“神迹”摧毁了科学家的心理防线;看到叶文洁发射地球坐标,观众肯定以为叶将来会后悔,真相是叶非但没有后悔,反倒还要用ETO“加以补充”。关键在于,电影该如何把握观众的这种“肯定以为”?

总而言之,作为科幻电影的《三体》和《三体》是截然不同的事物,电影《三体》若想取得成功,在特效之外,更需要娴熟的艺术表现手法。至于科学知识,在考量目标观众群的前提下点到为止即可。

如果用一句话概括《三体》,我觉得应该是:人类,连同人类一切的嘻笑怒骂恩怨情仇,在宇宙的尺度上不过是一粒微不足道的灰尘。

既然认同这句话,又为何这般在乎《三体》?

因为一粒灰尘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个世界啊!